快捷搜索:  

胡玮炜卸任摩拜CEO, 只是听从资本安排?

一切听资本的。

胡玮炜卸任摩拜CEO, 只是听从资本安排?

12月23日,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宣布,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,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。 

工商信息显示,早在11月27日摩拜单车已经完成了股东信息变更。变更信息显示,摩拜创始团队胡玮炜、李斌、王晓峰、夏一平退出,美团方面王兴及穆荣均现分别持股95%和5%。

这则消息当时已被外界解读为胡玮炜出局。但当时摩拜方面予以否认,称摩拜单车法律实体的股东变更,系与并购相关的常规法律结构安排,公司法定代表人仍然是摩拜单车创始人兼CEO胡玮炜。时隔一月之后,胡玮炜果然还是辞去了摩拜CEO一职。胡玮炜的离开,标志着摩拜单车正式成为一家美团式的公司。

朗然资本创始合伙人潘育新告诉时间财经,“去创始团队”是互联网圈收购案的常见的结局,资本在其中起到了较大的作用。某业内人士向时间财经表示,“被收购之后,胡玮炜早就不管实际运营了,被称是作为摩拜‘吉祥物’存在,我倒是很意外她会拖到现在才离职。”

资本做主

潘育新认为,公司被收购或合并之后,肯定要有一方占主导权,“去创始团队”是很常见的结局,特别是在互联网圈。

胡玮炜卸任摩拜CEO, 只是听从资本安排?

比如,2015年2月14日,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宣布正式合并。合并后不到一个月,原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将所持有快的股份都卖掉,淡出滴滴快的。2015年4月17日,58同城与赶集网共同成立58赶集有限公司。当年11月,58赶集集团宣布杨浩涌卸任58赶集集团CEO。 

不过,潘育新并不认为失去摩拜单车CEO这个位置,对胡玮炜来说是一件失意的事情,相反,在这场资本游戏中,这对她来说,可能是最好的结局。从美团收购摩拜,到收购之后由美团主导及摩拜创始团队退出,基本体现的都是资本的意志。

时间财经统计发现,摩拜被收购美团之前,腾讯、红衫资本、启明创投、高瓴资本、淡马锡等同为摩拜和美团背后的重要资本,而王兴本人也在D轮投资了摩拜。曾有媒体称,是腾讯牵头了这笔收购。到2018年初时,整个共享单车行业都陷入了停滞状态,收缩成为行业的大方向。已经E轮的摩拜在当时的情况下,融资出现困难,单独上市无望。

让美团收购摩拜,然后一起上市,是一个能让摩拜背后资本较好退出的方法。对胡玮炜等摩拜创始团队来说,也可看作是以间接方式让摩拜上市了,自己可以顺利实现退出。而对美团来说,一方面可以在短时间内扩充估值,另外也算是开拓了一个新的业务领域和线下流量来源,虽然摩拜每月都巨亏。

从资本的角度看,胡玮炜是一个善于把握进退的“助攻型”创业者。据知情人士称,在美团收购摩拜的股东决议大会上,王晓峰投了反对票,而胡玮炜则投了赞同票。

4月,据媒体报道,美团以2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摩拜,总对价中,65%为现金,35%为美团股权,其中3.2亿美元作为未来流动性补充,A、B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套现7.5亿美元现金。曾有媒体称,收购后,胡玮炜身家将至少达到4.2亿元,最高有可能达到16.9亿元。不过,如果胡玮炜拿到的全部是股票的话,现在身家就已经缩水约四成。

美团接棒下半场

9月27日,美团发布上市后的首份财报--2018年中期报告,报告显示公司上半年总收入同比增长91.2%至263亿元,期内亏损288亿元,经调整后亏损42亿元,其中经营亏损约为39.0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加212.0%。这其中有一大部分是由摩拜带来的。

胡玮炜卸任摩拜CEO, 只是听从资本安排?

除了收购摩拜的27亿美金,9月7日美团公布的IPO 招股书显示,自4月4日美团收购摩拜以来,摩拜4月的骑行收入为1.47亿元,净亏损为4.07亿元,每天亏损达1560万元,每年亏损约为57亿元人民币。 

招股书显示,其他应付款项总计费用自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39亿元增加49.6%,截至今年4月底其他应付款项总计费用为59亿元,主要是由于收购摩拜应付摩拜前股东款项增加所致。这些都给美团账面带来了压力。

在招股书的《风险》一节,美团称:“我们在 2018 年 4 月收购的摩拜单车自成立以来已产生亏损。我们无法保证摩拜或我们的整体业务在未来能获得盈利。”

11月22日港股盘后,美团点评发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。财报显示,第三季度营收为190.8亿元,同比增长97.2%;按非通用会计准则计算,调整后亏损净额24.6亿元,上年同期调整后的亏损净额为9.6亿元。这一季度,美团的期内亏损达到了833亿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翻了18倍。

这期财报中,单车与网约车、新零售以及互联网金融一起,被列入“新业务”,第三季度,新业务及其他亏损12.97亿元。拓展新业务成为拉低美团整体毛利的主要原因。截至该季度,美团在新业务上投入47.65亿元,占销售成本32.8%。这个数字远超去年同期在新业务上投入的3.27亿元。

潘育新认为,摩拜单车给美团带来的影响将是长期的。美团收购摩拜,的确起到了成功帮助资本和创始团队退出的作用,但接下来“接盘侠”美团要走出困境并不容易。目前摩拜无法盈利,主要是因为车辆成本高及损耗过大、收费过低、运营成本高等原因,如果按照目前的模式,除了降低成本,还必须提高收费,但那需要在市场清退竞争者,摩拜掌握定价权的情况下。更可能的情况是,共享单车要找到新的盈利点。

当然,相比之下,裁员可能是更显著的降低成本的办法。12月23日,胡玮炜卸任后,有传闻称摩拜接下来将开始进行人员优化,进一步降低成本。有员工在社交媒体表示,摩拜会对与美团有业务重叠的部门人员进行优化,比如市场、财务、技术等,整体裁员比例在20%-30%之间;还有员工表示,“先裁打车,再裁摩拜,裁的差不多了打车和摩拜会合并。”

而此前,12月19日,有用户在社交平台脉脉匿名爆料,美团裁员只用了3分钟,“免交接免闲扯,3分钟结束美团职业生涯”“上海点评到店业务综合事业群裁员技术20%左右”“大量应届生三分钟被裁”。时间财经接触的几位被裁员工称“网上流传的消息大部分是真的。”(时间财经 乔治)

胡玮炜卸任摩拜CEO, 只是听从资本安排?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